搞事的大皮皮

主混全职,aph,省拟,灵契圈 欢迎勾搭_(:з」∠)_

日常搞事(1/1)

刚刚发出来的车就被屏蔽了很难过...

蒙哥女装get!(啊啊啊啊爆炸!)

搞事的豫姐姐系列(一)

照片是给冀哥发送的哦(´-ω-`)哎嘿嘿

七日(主cp察冀,副cp京津 鲁豫)虐向

●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依旧是虐虐更健康模式

●文笔渣慎入

●ooc预警

以上ok?

祝食用愉快ԅ(¯ㅂ¯ԅ)

the third day

(第三视角)

  偌大的房屋空荡荡的,耳边时不时传来王津熟睡的声音...
 
 
  悄悄的从房间溜出来后王冀来到了一间略微偏僻的书房,这间书房的窗户直对着后院,平日除了保姆是没有人问津的,是逃跑的绝佳地点。

 
  将被子做成的绳子绑在栏杆上...王冀使劲拽了拽,确认安全后,便顺着绳子爬了下去。‘这被子质量还真不错’伴着天上不知何时下起的大雨...王冀如此想道。

   “轰隆——” 正当王冀打算离开时,雷声蓦然响起。王冀脚步一顿。

 
  王冀本是不怕打雷的,然而这次不同,因为王冀清楚的听到了参杂在雷声里那故意放轻的脚步声...

 
  这栋别墅地处北京郊区,虽然略微偏远,但是安保工作绝对齐全,可是...这么晚了,有谁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呢,如果是熟人,那他应该没有理由隐藏脚步声啊...那么,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呢。

 
  保险起见,王冀默默摸出了之前偷偷藏在包侧的水果刀...

 
  脚本声越来越近了...就在那人接近的一瞬间,王冀一个反手,手中的刀刃直逼那人喉咙!一次近乎完美的突刺,可惜对方似乎料到了他会如此反应...

  ‘咔!’ 刀刃与刀刃碰撞产生的声音。

 
  对方有刀?!王冀一惊。他是怎么进入北京的?!

 
  然而时间不允许王冀多想,

  ‘不管什么人,先打倒再说。’

 
  刀刃分开的一瞬间王冀猛地转身,挥刀挡住了对方的攻击...可这一转身,也让王冀看清了那把刀的模样,

 
  蒙古弯刀!!!

 
  看到这把刀,王冀愣了一下,而就在这一会,那人便抓住了机会,劈开了王冀手中的水果刀。

 
  糟了!本来装逼就比对方寒碜,现在更是连水果刀也没了,王冀只能躲避着对方的刀刃,却不想仅仅在躲过几刀后,自己便被人绊倒在地。

 
  那人在绊倒王冀后,直接一手将刀插在了王冀脸旁,另一只手压住了王冀的手腕。

 
  可恶...王冀试图踹开那人,只可惜他失败了,对方似乎比他预料中还要沉。更可怕的是,在挣扎失败后,王冀连双腿也被那人压了个严严实实...这人到底是谁?!什么仇,非要在今天拦下他。

 
  “王冀,为什么不听话非要跑出来...”

 
  ?!!这声音

 
  ‘嚓——’一道闪电落下,照亮了那人的脸庞。

 
  “王蒙!!”

 
  那熟悉的轮廓,正是平时与察尔还有自己饮酒作乐的王蒙啊。要说起今天的事,王蒙能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他应该知道了什么,既然如此 那他多少也能猜出自己此番离开的目的,可是为什么,平日里兄弟一样的王蒙非但没有协助,还要用这种方法拦住他...

 
  “为什么要拦我!”

  “察尔的意思,”简洁的话语,王蒙摆明了态度。

 
  王冀身体一震,这是他从未听过的冰冷声线...王蒙用一种陌生人的态度慢慢吐出这句令人震惊的话。

 
  察尔的意思...?!王冀猛地仰头对上王蒙的瞳孔,急切的目光似乎是想要确认些什么,但是这次不同于往常,王冀看到的不是那人温柔的眼眸,而是那人眼底无尽的寒意...

 
  “呵...”

 
  此刻雨越下越大,打在地面上噼啪作响,看着眼前忽然低笑的王冀,王蒙皱了皱眉头,默默将身体向前移了移,替王冀挡住大部分雨滴。

 
  “...察尔的意思?!去他妈,如果真的是他的意思,为什么现在来告诉我的是你!察尔他到底在哪!”  心口隐隐作痛,加剧了王冀之前躁动的情绪...

 
  空气中躁动的气氛不断波动...

 
  为什么...如果一切真如你们所说,那么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变得如此奇怪...一个个的,好像我从来就没有认识过你们...你们...到底把我当什么看...

 
  果然,提到察尔,王冀的态度就会不一样,王蒙眸色一暗,莫名其妙的不爽...

 
  “够了,察尔他已经死了。”依旧是不带任何情感的回答。

 
  为什么...王蒙为什么如此冷静,难道他对察尔真的就一点感情就没有吗...难道那从前那段日子,于他而言也什么都不算吗...

 
  “呵...呵哈哈哈”

  
  王冀侧过脸...略长的刘海让人看不清表情,但是微微颤抖的肩膀却出卖了他...

 
  “你们都说察尔死了...可是为什么我会没有印象呢,为什么他在死前,他没有和我在一起呢。为什么这段时间里,我总能听见察尔的声音,听他和我说话呢......王蒙,为什么呢...你们到底对这件事了解多少,为什么我所听到的却是你们从未知晓的,为什么我看到的只是你们拼命阻挡我...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啊!你们到底怕我知道些什么!”

 
  王蒙一惊。

 
  说话?不可能...察尔他明明就已经消失了,王冀他到底知不知自己说了什么。

  
  王蒙开始有点动摇了,察尔生前的意思是要自己消除王冀对于他的记忆,他本想让王冀呆在这里,等他一人静静再动手,可是现在...就王冀的精神状况看,把他困在这里根本无助于他的精神恢复,而直接催眠于他而言太过危险了...

  
  刚刚也是...若非自己反应迅速,只怕要死在王冀那把水果刀下了...也是因为如此 再加上察尔的消失,刚刚自己的情绪也一度失控...

  
  不能让王冀在这里呆下去了。

(察尔视角)

  不知为什么...今晚我总有种心慌的感觉...可明明自己已经没有心跳了,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感觉...

  不安的感觉持续扩散,于是我决定回到阿冀的房间里,虽然我没法让他感受到我的存在,但至少我还能够看着他,安心些。

  怀着这样的心情,我慢慢穿过房门走进了阿冀的房间...然而再进房后,我看到的,却是空荡荡的床以及一旁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王津...

  ‘’王冀呢‘!!!”  仿佛不受控制似的,我向一旁的王津吼道,只是王津根本就无法感受到我的存在...可恶...看着空荡荡的床,慌乱一时涌上我的心头...

  房间没有打斗的痕迹,王津也睡的好好的...王冀应该是自己主动离开的,是去找我了吗...我下意识的用手抚摸了床单,想判断阿冀是否刚刚离开......

   ......

  啊啊...忘记了...我根本就无法触碰任何东西......

  啧...我看了看周围,想找到点什么别的线索,蓦地,我看向了那张空荡荡的床...上面不仅没有人,而且连一条被子也没有...

   ...很可能是爬窗走的...

  我记得这里好像有个后院,后院墙上还有一扇窗户......应该是也二楼房间的窗户,也许我可以去后院看看...

  就这么想着,我默默绕到了后院,不知为什么,我是走了过去,而不是用飘的...可能,是我仍然无法认清现实吧...呵...那就当是我无法认清现实吧。

  来到后院,天边已经响起了雷声...我向墙那边望去...

  阿冀果然在这里...可是阿冀后面还有一个人...腰上...还带着刀!

  那是谁?! “阿冀!!”

 
   ‘咔!’ 就在一瞬间,刀刃碰撞的声音...嗯?是阿冀先出的手?那人似乎很吃惊的样子...但还是凭着惊人的反应速度接下了这一刀。

  这样的反应速度...

   等等...那...那不是王蒙的刀吗?!难道...

  紧接着,那人一个用力披掉了阿冀手里的刀,并把他绊倒按在了地上。

  我赶紧跑了过去,紧紧护住阿冀,虽然直觉上我觉得那人不会伤害阿冀,但是...我还是想要护在阿冀旁边,...此时一道闪电批下,借着闪电的光,我看清了那人的模样...

  “王冀,为什么不听话非要跑出来...”

  果然...是王蒙

  “为什么要拦我!”    阿冀...

   “察尔的意思。”

  ...好冷的声线,看样子,王蒙生气了...难道是因为我的消失吗?还是因为王冀刚刚...

  不过无论如何,我都没有料到王蒙会这么快到这里...

  在我消失之前,我曾找过王蒙,我要他在我消失后帮我照顾好王冀,顺便...帮我消除王冀对于我的一切记忆... 

  看样子,王蒙是想让王冀呆在这里,和家人一起放松心情,再消除他对我的记忆...可是看样子....这招行不通..我和王蒙都低估了阿冀对于我的执着。

  再待在这里,怕是无助于阿冀平复心情...

  ‘哗哗——’  嗯?此时,我才意识到,在我不知不觉中,已经下雨了,看着越来越大的雨滴...

  ...阿冀...

  正当我不知道该如何让阿冀避免淋雨生病时,我看到了王蒙默默移动了身体,替阿冀挡住了大部分雨滴...

  ...王蒙真的很可靠啊...只是现在...为什么我不是那么高兴呢...好想...真的好想让那个替阿冀挡雨的人是我...

  可恶...

    “呵...”

  蓦地,阿冀笑了...我再次抬起头看向阿冀...却惊异地发现...阿冀他...眼眶变红了...怎么会...

  “...察尔的意思?!去他妈,如果真的是他的意思,为什么现在来告诉我的是你!察尔他到底在哪!” 

  阿冀...我抬起手,想要摸摸他额头...直到我颤抖的手再一次穿过了他的身体...

  ‘’够了,察尔他已经死了。”

  ...王蒙你个混蛋,就不能...再委婉一点吗...

  明明是冷到极点的一句话,可是我分明在王蒙的话尾听出了一丝颤抖...

  王蒙....你还真是个傻子...

 
   “呵...呵哈哈哈...你们都说察尔死了...可是为什么我会没有印象呢,为什么他在死前,他没有和我在一起呢。为什么这段时间里,我总能听见察尔的声音,听他和我说话呢......王蒙,为什么呢...你们到底对这件事了解多少,为什么我所听到的却是你们从未知晓的,为什么我看到的只是你们拼命阻挡我...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啊!你们到底怕我知道些什么?!”

  ......

 
  ...够了...阿冀...别说了,一切都是我不好,都是因为我对你们的打击太大了...对不起

   ...对不起...

  雨越下越大...好像是当年我们在一起时一样,一起淋雨,一起喝酒...一起看着对方的狼狈样笑出了声...

  如果现在我还在,说不定还是这个场景吧...

   可惜...没有如果...一切...也早已物是人非...



  啊啊啊...终于是码完了...虽然不知道各位大大们觉得虐不虐,但是我已经成功把自己虐哭了(可别是个傻子...)(´゚ω゚`)

  虽然我更文十分缓慢...但是请各位大大相信我,我是绝对不会弃的(づ ●─● )づ摸着良心说的...
 
  本文私设察冀蒙是特别要好的朋友...虽然我本人也这么觉得...但是好像很多大大设定不长这样...(´゚ω゚`)于是我就把它当成私设了

  嗯...好像没什么可说的了_(:з」∠)_

  那么...谢谢能看到这里的大大们,哎嘿嘿(*ˊૢᵕˋૢ*)  比个心❤️~

 

 

 
 

 

 

五一联盟搞事团


•超毒脑洞出没注意

•文笔奇差

•人物属于荣耀ooc属于我

•如有问题敬请指出

以上ok?

祝食用愉快❤️❤️❤




  不知不觉中四月底已经到了,联盟众人期待的小长假也要开始了,然而就在这万众欢呼准备在网游里大干一通时,冯•日常搞事•作会死•不作也会死•磕药星人主席大手一挥,在一份公益宣传活动上签了字...
 
  活动的内容差不多是这样的:为了保证联盟的积极影响,为了响应当代精•神建设的号召,同时也为了满足广大粉丝们的期待,联盟将于五一长假推出联盟家庭真人直播秀。至于内容嘛,暂且保密,不过据官方消息说,这次活动不止干活这么简单,会有满满的cp福利等着大家,请电视剧前大家不要大意的准时拿起纸笔开始你的表演吧。

  对于这一决定,无数粉丝可谓是热血沸腾,各个cp的呼声也是一波比一波高,然而此时的职业选手群里...

【全职搞事群】

夜雨声烦:啊啊啊啊卧槽卧槽,本来说好的小长假,怎么说没就没啊!没有也就算了,还要把我扔到山区去干活啊啊啊啊啊啊,简直是惨绝人寰,惨无人道,丧尽天良啊啊啊啊!!!!!

君莫笑:唉,别提了,哥这都一把老骨头了,还得出去干这抛头露脸的事...

沐雨橙风:淡定啦,我和秀秀还没说什么呢,你们怎么就先唉声叹气的了

海无量:苏妹子,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这是等着秀恩爱呢。

索克萨尔:@夜雨声烦 少天乖,等节目结束,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_^

夜雨声烦:啊啊啊啊队长队长,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啊啊啊啊,我都要爱死你了mua muaヽ(*´з`*)ノ

索克萨尔:^_^

沫雨橙风:默默举起了手中的笔 @风城烟雨@鸾珞音尘

鸾辂音尘:哟沐沐姐,找小戴有什么事吗...唔哦哦哦哦哦我大喻黄又发糖了!!!!

风城烟雨:心疼的摸摸的我沐沐 @沐雨橙风

沐雨橙风:蹭蹭~

君莫笑:唉,女儿大了,留不住了啊

海无量:难免这都,看开点 @冷暗雷 老林要抱抱

君莫笑:...

冷暗雷:好好好,抱抱我的锐锐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老叶你也有今天,抱紧我的大孙

再睡一夏:抱紧我的乐乐

王不留行:行了各位,还有正经事要宣布呢

君莫笑:哎大眼,要不咋俩一起凑合凑合呗

王不留行:滚

索克萨尔:好了各位,下面由我来说一下这次活动的内容

这次活动采用分组对赛的方式,比赛内容主要是农务...

一叶之秋:唉等等,什么叫主要啊

君莫笑:哟,二翔智商难得在线啊

一叶之秋:靠,叶修你个不要脸的,谁是二翔啊

王不留行:喻队打字慢,你们不要插话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这波补刀稳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你们这些人啊,尤其是那什么王杰希,就不能好好的听队长讲讲话吗,能不能能不能能不能啊,我看你们就是嫉妒队长才处处针对的,再说了队长就算手速慢也能分分钟秒杀你!!!不服jjc走起啊,来pkpkpkpk啊,光说算什么本事!!!!!

索克萨尔:少天...

沐雨橙风:行了行了,快让喻队把话说完吧,至于这个主要是什么意思,你们到时候就会知道了。

海无量:我仿佛闻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

索克萨尔:那我接着说了,这次指定参加的选手有

兴欣——叶修,方锐,苏沐橙

霸图——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林敬言

蓝雨——喻文州,黄少天

微草——王杰希

轮回——周泽楷,江波涛,孙翔

虚空——李轩,吴羽策

呼啸——唐昊

烟雨——楚云秀

雷霆——肖时钦

各位选手以两人一组的形式组队参加各项比赛,每场比赛还会有神秘人出现,帮助心怡的选手。
好了,各位请私下组队吧,还有什么问题吗

一枪穿云:...选手@无浪

索克萨尔:小周想表达什么吗

无浪:额...队长想说,那个心怡的选手是按什么来评定的

百花缭乱:等等这个是怎么听懂的?!

一叶之秋:这不会是相亲节目吧

唐三打:啊...孙翔你个傻子,私聊

索克萨尔:评定标准很简单,就是按眼缘来

无浪:...这么随意的吗

一枪穿云:...

逢山鬼泣:这是足够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搞事了

夜雨声烦:按眼缘哈哈哈哈哈,老叶这个荣耀第一脸T肯定是不会被选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哼哼,哥不用神秘人也能虐暴你们

索克萨尔:叶修前辈话不要说这么满啊,

啊对了,这次活动集合时间四月三十日的早上六点半,在B市机场集合,希望各位准时到位

夜雨声烦:okokok明白

百花缭乱:明白(靠这个位置)

君莫笑:明白(哈哈哈乐乐你的幸运E)

王不留行:明白(...)

海无量:明白(哈哈哈哈哈)

...

...

【B市机场】

 

下一章开始搞事,神秘人已定,狗粮贼多,如有不适请抱紧男(女)友观看_(:з」∠)_





论各位大佬最喜欢恋人的什么样子(搞事)

*开学狗证明自己还苟延残喘着的产物

*脑洞清奇

*文笔奇差

*人物ooc

*后方高能预警





以上OK?




祝食用愉快❤️











王京

  我喜欢那种每天一回家,就能看见津围着围裙,问我先吃饭还是先吃他的生活...还喜欢他被我压在身下,想反抗却又舍不得推开我的样子...更喜欢他那对只映着我的身影的眼眸...艾玛不说了,我的媳妇太诱人了...////

王察

  我喜欢阿冀为我担心时的表情。看他很生气却又不忍心再打骂我的样子,真的很可爱。一般这种时,我只要厚着脸皮对他傻笑,再加一个忽如其来的吻,就可以得到一个脸红的生着气的阿冀了,你们肯定没见过吧。不过就算如此,阿冀这个样子,也只有我能看哦 ~

王沪

  我喜欢独自一人坐在小院里读书的苏...他静静坐在小院里,随意的翻看着他那泛黄的旧书...眼眸微微下垂的样子,很美。苏看书一般都很认真,但是,有时也会经不住困意慢慢睡去...当你为他披上一件外套后,好像感觉到温暖一般,他会不由自主的靠在你的身上...呼吸愈发平稳。陪他在小院里一同坐下,抬头望一望那院中老树上系着的红绳,会让人觉得...真想让时光就停留在这一刻...好让我静静的陪他坐下去。

...

...

...

...

...

...

前方高能,,,

...

...

...

有心脏不好的同学请避雷

....

...

...

真的想好了?

Go!

吐槽环节...

王津

  mdzz,王京这个老色鬼。想让津爷我给他做饭都不可能,竟然还想让我放着晚饭不吃给他睡???哼,反正爷就这样,你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滚。真(挣)当(档)我爱(耐)的你崩(甭)崩(甭)的了???(括号里为此地话读音..._(:з」∠)_大声朗读有惊喜)

(王京:唉唉唉媳妇你别生气,你无论什么样我都喜欢!真的我也没有想饿着你!我发誓!!!
    王津:(눈_눈)冷漠)

王冀

  喜欢看我为你担心?(笑~)可以啊察尔,你看你最近怕是皮不行了。你不会真以为我不忍心neng你吧?哼,什么也别说了,老规矩,一周不许上我床。你就睡你的地板去吧,我不想看见你了。

(王察:啊啊啊别啊!阿冀我错了,地板好冷啊,我会睡死的!你真的忍心我再死一会吗?!!
   王冀:...别吵吵...那就滚到沙发上去...)

王苏

  我又何尝不想让那段时光停止,虽然是装睡...但是靠在你的怀里,又有谁能真正睡着呢...

(王沪:啊啊啊卧槽!你你你你你醒着!!////
    王苏:嗯哼,笨蛋。从以前到现在无论做什么,我有那次没有发现你?)















开学以来累成狗的我终于回来了...然而已经无力更新长篇了(然而好像也没人期待)_(:з」∠)_
一个小小的脑洞,(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本来打算开车来着)
关于那就此地话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大声的跟着括号里的音把他读出来hhh效果极佳_(:з」∠)_
最后还是要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忍受我这种蜜汁文笔...)
给看文的大大们比个心❤️

 

七日 (主察冀 副cp京津,鲁豫)(二)


*托了许久但质量仍然渣渣的作品

*以王冀和王察第一人称视角描写

*文笔一如既往的垃圾

*ooc严重

以上ok?

祝食用愉快





The second day

(王冀视角)

  是谁...好像有人在叫我...眼前朦胧的背影逆着光,无法看清容貌...他在说些什么...?

 
  “阿冀...醒醒吧...”

 
  阿冀...是王晋在叫我吗?会这么叫我的...除了阿晋好像就没有别人了吧...?不,不对...应该还有一个人...是谁...为什么我记不起来了......

 
  “...镯子...”

 
  意识在一瞬间清醒,镯子?什么镯子?我睁开双眼猛地转头想要看向那人,可是当我转头后,我却发现我的身边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人的影子...难道之前的一切只是我幻听了吗?

 
  我慢慢的坐起来,靠在床头...那声音真的好熟悉,有点...像是察尔...可是,察尔不是不见了吗?又怎么会出现在我这里,而且只为和我说上一句话...

 
  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一样...那人说的一句镯子,久久缠绕在我耳边...我尽力回忆着,镯子...好像有过什么人,曾给我带上过一只镯子...?到底是什么时候...为什么我越回想,心中就越酸涩...不知不觉中,我感觉到脸颊一凉,我伸手一摸,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哭了出来...

 
  我为什么哭...只是因为心里酸涩吗...可是,我真的有那么容易哭吗?

 
  就在我看着手心里的泪水发呆的时候...小津慢慢的推门而入。

 
  “冀哥,你已经醒了?”

 
  小津眼下的黑眼圈好重...直到这时,我才忽的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抬头看了看四周,才发现这里是京家...那么小津的黑眼圈是为了照顾我,才熬出来的吗?

 
  “嗯...小津你...一晚上没有睡吗...”

 
  “啊?没有,我也有睡的...”

 
  津把手上的白粥先放在一旁,在我身旁坐下,正打算询问我的情况时,却忽然发现了我脸上的泪痕...

 
  “哥,你哭了...?”

 
  看着小津手忙脚乱的给我擦眼泪,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头苦闷的感觉愈发严重...让人真的很想闷着头大哭一场...可是,面对这小津,我却怎么也无法哭出来...我不想让津觉得,自己的哥哥是如此软弱...

 
  我轻轻握住小津的手,对他摇摇头,说道

 
  “没什么,我只是刚刚眼睛有些不舒服而已。”

 
  “真的吗?”

 
  听了我的话,小津才慢慢的把手拿开,略带迟疑的将一旁的粥端过来

  “冀哥喝点粥吧?”

  我看着那碗煮的粘稠细腻的白粥,却不知怎的一点胃口也没有...但是看着小津担心的目光,我勉强的塞了几勺入口...没有味道...

 
  将粥放回到床头柜上,我又想起来刚刚的声音...

 
  “小津,刚刚我这里...有什么人进来过吗?”

 
  听了我的问题后,小津一愣

 
  “没有啊,这里刚刚除了我,就没有人进来过啊。”

  是吗...那声音,绝对不可能是小津的...那么那声音真的是我幻听了吗?

  “冀哥怎么了吗?是有听见什么吗?”

  “啊...没什么,估计是我睡懵了...”

  “这样啊,那冀哥你先一个人简单的在床上活动活动吧,京估计一会就来看你了。”

  “嗯,好。”

  活动...活动...吗?或许...我真的应该开始行动了...我不能一直待在这里,有些事情我必须要亲自明白...

  “冀,你怎么样了。”

  是豫,她怎么来了...?

  依旧是那不温不火的语气,只不过这次,我却听出了隐隐的担心...豫这样的语气,我大概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了。

  “阿姐,你怎么来了?啊,还有鲁哥。”

  我笑着正打算起身,可谁知跟在豫身后的鲁却抢先一步,又把我摁坐在床上。

 

  “冀你快坐,好好歇着,可别累坏了。”

 

  ...啊...估计是已经听说了昨天的事了吧,看这架势,是真的把我当病号来看了吧...我无奈的摇摇头。

  好像是觉得我神情不对劲,豫没有急着问我问题,只是拽着鲁,两人一起坐在了床边...虽然现在说这种事不太好,但是这样的情景...总让我感觉是我已经病入膏肓了,然后让人家全部携亲属来见我最后一面...

  其实我是真的没出什么事...出事的...其实应该是察尔吧,他现在到底怎样了呢...

  “冀,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嗯?鲁哥,我好着呢...一点事也没有。”

  说罢,我直起身来想要证明一下我的状况,可是...这一举动让豫瞪了我一眼,然后又一次把我摁回床上...看来,这几天我是没法在他们的‘关爱’下下床了...

  可能是看我现在还很清醒吧。豫和鲁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后,鲁就默默的起身出了门...

  “冀你和豫好好聊聊天,我出去给你们泡茶。”

  ...终于到支开王鲁然后给我说教的环节了吗...我揉了揉头,忽然很后悔没有随身携带耳塞...

  不过...等等,这两人什么时候这么默契了?!已经到了可以用眼神交流的地步了吗???再看看豫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忽然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姐大不中留...

  “冀,咱们都这么多年了,所以我来干什么,你应该明白吧。”

  嗯,这点我的确很清楚。因为从一开始,连我都还没有发觉我和察尔感情的时候豫就告诉过我...我和察尔如若执意走在一起,那么你们的之间的结果将会皆是苦涩...

  “阿姐,我知道...只是我不明白,你说的苦涩...究竟是指什么。”

  “...你真的不知道吗?还是说不想知道...”

  豫忽然停顿了...她忽然抬头盯着我,问道

“冀,你是真的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

  豫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终于闪过了一丝我从未看懂的东西...

  “看来...王晋说的,是真的。”

  阿晋...是指我那天问他察尔行踪的事吗?

  “阿姐,你们...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豫犹豫了一会...然后开口说道

  “不,不是我们知道些什么...而是冀你忘记了什么。”

  如果说之前我还坚定的认为我的记忆没有问题...那么现在,我已经开始有些动摇了。因为从小到大,豫她从来就没有说过她没有把握的话。

  “我...忘记了什么?”

  “...你真的要知道吗,想好了。”

  “...嗯。”

  不知不觉中,我的手攥紧了手中的被单...

  “这里...已经没有察/哈/尔这么个省/份了,自然,也不会有察尔这个人了。”

  已经没有...了...?豫说过的话忽然无比清晰...一字字的打击着我的心口...

  察尔他...真的消失了?他不会回来了吗?...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察尔...是我...是我当初执意要和他在一起的...为什么...消失的不是我?!!

  不...我不相信。

  “阿姐...你...在骗我...”

  听说,一个人悲伤到一定境界时...是没法哭出声的...以前我不明白,现在,我是真的体会到了...

  眼泪不断顺着脸颊流下...不管我怎么阻止...好像也没有丝毫影响...

  “冀...这件事,你应该比我们知道的更早吧?”

  更早...我知道吗...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印象...

  不对...这件事有问题...有太多事情有异常...这绝对不是‘我忘记了’这理由就能解释的...

  等等...那个文件...和我刚刚听到的镯子...

  我想...我大概真的需要回去一趟了...

  “豫...很抱歉,我还是没有记起来。但是...能让我自己静静吗?”

  勉强压住声线上的颤抖...我低着头说道。

  豫此刻正担心的握着我的指尖...她知道这件事一出口,我必然会悲伤至极。可是...如果长久的骗我...终有一天,我会因为察尔的失踪和我所发现的异常而崩溃。

  所以...她选择了说出来。

  只是...这真的就是全部答案吗?不可能的...这种种迹象表明,一定还有什么连豫也不知道的事情...只可惜我也忘记了。

  我必须要回去了。

(王察视角)

  从昨天下午王冀昏睡过去后,已经很长时间了。这段时间里,我就一直待在他的旁边...或许是觉得太闷了吧...我竟开始对王冀说话,虽然我明知道王冀他根本就听不见...

  “阿冀啊...醒醒吧...你已经睡了好久了,阿冀,你不醒来,是因为不想再想起我吗...呵,也对,毕竟这次的确是我不好...但是啊...阿冀,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半年前,我偶然得知我就快要消失的时候,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只想着不能告诉你,怕你为此而难怪...结果我这一瞒,就瞒到了最后一刻...”

  “那只镯子啊...是我第一次见你就偷偷让管家给我给我备下的...之后的那么长时间里,我曾多次想为你带上它,可是慢慢的,我却发现...你并不适合它,不,应该是它不适合你。我没法用只镯子去扣住你飞翔的步伐...所以,我把它藏了很久...很久才给你。只可惜,以后你也见不到它了吧...毕竟没人会在意一个丢了钥匙的柜子里到底放了什么。”

  ...冀?!我忽的发现,此时冀已经睁开了眼睛,疑惑的望向我这边...

  难道说,他听见了吗?!

  “冀,你可以听见我说话了吗?!”

  我用尽可能大的声音问道...然而这次,王冀再没有听见什么。只见王冀揉了揉头部,慢慢的坐起,好不容易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他真的听见了吗...?我不禁开始有些怀疑,然而之后他的一句话,却让我肯定,他真的听见了些什么。

  “小津,刚刚我这里,有什么人进来过吗?”

  他真的听见了!

  “冀!冀你听得到吗?”

  然而奇迹,通常是不会出现太多次的...

  我慢慢的飘了出去,心里很乱,脑子也不知道走思到了哪里...我飘在走廊上,不一会看见了赶来的鲁和豫...

  鲁挽着豫的手快步走着,然而这场面却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如果没有这个意外...现在我和冀,也许也会这样,一起挽着手走在一起吧...

 
  豫来了...作为最了解冀的人...她会发现冀的异常并且告诉冀真相吧?...可我真的不希望冀想起来...这件事于他而言,太残酷了...只是事到如今,我愿不愿意,又能怎样呢...

 
  稍微...去别的地方看看吧。与其留在这里看冀因为我而难受...

  终于...我选择了逃避。





这一章托了很久是因为我写的无比艰难...我真的超级心疼两个人啊啊啊
他们明明这么好(ノಥ益ಥ)

最近已经有小天使私信告诉我想要BE了...(_(:з」∠)_

或许来个双结局也不错...

最后...

还是如有历史问题请尽管告诉我

又觉得不妥的地方也请告诉我

希望结局BE或HE的也可以通过各种渠道(误)告诉我

感谢看到这里的读者大大们❤️

 

 

 
 

 

 

 
 

时隔多年整理书包才发现了这张...我当年的画风依旧是很迷...

这么多年死活不会画图...

论我生物课都在干些什么系列

晋娘真的好亮啊...话说阿晋有什么cp吗,让安利砸死我吧。

纯属堆图性质...各位大大手下留情

七日 (主察冀 副cp京津,鲁豫)虐向


• 由于近日被冀哥的试卷虐的体无完肤...于是我决定开坑虐一虐

• 本文以王冀王察两人第一视角描写

• 依旧是文笔极差

• 人物私设多且ooc严重

• 思维极其跳跃 慎入

以上ok?

那么祝食用愉快❤️



“阿冀,答应我,好好活下去好吗”

“混账,你要是敢消失...我...”

“抱歉了...只是这次,我真的没办法改变什么了...”

“察/哈/尔!!!...你...个骗子...”

The first day

(王冀视角)

  察尔失踪了...今天早上我到他家去找他时发现的,手机什么的全部都在家中,室内整整齐齐,丝毫不像是人为绑架...一切都好像他还在的样子,只是,他人真的不见了。无论我怎么找,他都好像人间蒸发一般,杳无音信。

 
  说实话...我真的不相信察尔会离我而去,我觉得他只是暂时的离开罢了,也许是去执行什么任务忘记告诉我罢了,所以我去找了阿晋。

 
  “嗯?阿冀,你怎么来了...”

 
  王晋坐在院子里,他的眼眶红红的,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阿晋,你...怎么了?”

   阿晋他听了我的关心,一脸疑惑的望向我问道,“冀...你没事吗?”

 
  很令人疑惑的问题,但是我并没有出什么事,难道说,是察尔?难道察尔出事了吗?!我忍住想要一问到底的冲动,问道

 
  “我没有事,晋你知不知道察尔去哪了?”

 
  “什么?阿冀你...你到底怎么了?!”

   阿晋猛地站起身来,握住我的肩膀摇晃。看我的眼神也愈发惊讶,我开始有些感到不对劲了......

   “阿晋,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今天真的很奇怪...”

   “冀,察尔他,昨天晚上不是你告诉我们察尔他消失了吗...”

 
  怎么会?!我昨天晚上告诉阿晋他们察尔消失了?可我记得我昨天晚上一直在家里看文件...怎么会告诉有时间去告诉别人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的事呢?

  ...察尔消失这种事,我为什么要编造这样可怕的谎言出来呢...况且察尔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消失...

   “不可能吧...晋你是不是睡糊涂了,我没有说过这种事。”

 
  望着阿晋充满震惊的目光,我皱了皱眉头,也许真的是阿晋睡糊涂了吧?简单的告别了之后,我回到了察尔家中,回想着刚刚的事...难不成真的是阿晋睡糊涂了吗?可是...慢慢的我发现这个理由连我都不会相信...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或许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忘记了什么...

 
  只是,这可能吗?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怎么会忘掉那么只要的事...

 
  我慢慢的缩在察尔的办公椅上,上面的纸质文件整整齐齐,还有支没有盖帽的笔...怎么看都不觉得这是察尔消失前会特意做的...察尔他平时就不怎么爱看文件,怎么可能会在消失前批文件呢。

 
  等等,文件上说不定会找到些什么...

 
  可是当我打开文件袋后却发现,这里面的纸...全部是空白的...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空白的...而就在我疑惑时,一张信纸掉了出来...我拾起来一看,仍然是空白...

 
  察尔到底在哪里...还有这如此不寻常的一切,他究竟想要告诉我什么...我不禁感到一丝恐惧...仿佛自己真的丢失了什么一样...

   “额...” 毫无征兆的,我的头猛地一痛...明明昨天都还一切正常,为什么今天就好像一切都改变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意识逐渐模糊,我不经意的回避着我回忆的思绪,一是因为头部的剧痛,二是因为我坚信,我的记忆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砰!” 模糊的意识中好像听到了们被打开的声音...是察尔吗?我想起身去看,然而我却发现,我无论如何也动不了,直到那人走近我的身边,我才听到他的声音...是京...还有阿晋也来了,是因为担心我吗...意识又开始涣散...我已经无法分别是谁抱我离开...慢慢的...我又逐渐睡去。

(王察视角)

  我消失了,严格的来说,我是从王冀的世界中消失了...我现在正以灵体的形式静静的漂浮在王冀的身边。王冀已经昏过去了,昨天晚上他把我消失前给他带上的镯子锁在了抽屉里,然后把钥匙扔出了窗外后,就一个人昏倒在沙发上了...

 
  老实说我现在真的很心痛,一个晚上,我曾多次想要抱住发颤的他,可是我却做不到,每一次我的手都会穿过他的身体,这使得我无法去触碰他,只能一个人默默的守在这里,看着自己心爱的人难过却无可奈何。

 
  我也曾多次向他大喊,我希望他能注意到我,哪怕是注意到一丝我的气息也好,然而...这里不是童话,一切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好。王冀他根本就无法注意到我在他身边这一事实。

 
  终于,王冀他醒了。我开始担心他会不会因为我的消失而从此堕落,然而他的反应,却出乎我的意料...他就像往常我还在的时候一样,淡然的做着一件又一件事情,仿佛丝毫不受昨天的影响...

  很奇怪,而就在王冀全部洗漱完毕之后,我听见他小说嘟囔了一句

 
  “不知道察尔这家伙今天有没有赖床啊...”

 
  我开始感到不寻常了...以至于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可是随着他之后的举动,我发现王冀他应该是选择性失忆了。

 
  有些人由于遭受到重大挫折,会选择性的失忆,在强大的精神压力下,会感觉某些事情没有发生过,甚至会在脑海中编造出另一种情况,假想式地欺骗自己...

 
  那么王冀他...应该就是这种情况没错了...

 
  我一路跟着他回到了我的家里...看.着进门却找不到我的王冀的脸上慢慢浮现出疑惑的神情,我觉得,他大概是认为我失踪了吧...

 
  我就这样一直默默的跟着他,看他去找王晋,看他缩在我的办公椅上,直到他拆开我留给他的文件...

 
  希望他能通过这个文件记起什么吧...话虽如此,可是我竟突然觉得,也许让他就这样忘记,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与其让他因为我的消失而痛苦,还不如让他觉得我只是失踪了而已...

  可是,当我看到我留给王冀的文件时,我再一次震惊了...那份本该写满字的文件上,竟然空白一片,就连那张信纸上,也未曾留下一个字。

 
  王冀似乎感觉到了一丝诡异,我又何尝不觉得惊讶...难度我的消失,就是指无法留下一丝痕迹吗?

  “额...”

 
  忽的,我听见了王冀痛苦的呻吟声,只见他一手扶着头,另一只手紧紧攥着那张信纸...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阿冀!!”

 
  我真的想也没想,就扑了上去,然而,我再一次的穿透他的身体这件事向我证明了我已经消失了这一事实...

 
  看着自己的爱人在面前发颤,但是却永远无法触碰到他...这或许真的是最残忍的事情了,我只能在一旁看着干着急...

 
  过了大约一刻钟,王冀的呼吸声开始逐渐平缓,身体也不再发颤了...只是这样睡去,是真的会着凉的,可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从未有过的无力敢静静缠绕着我...我就默默的站在王冀身边,贪婪的注视着属于我那个人...或许七日后我的灵魂一消散,我就连再见到他也做不到了吧...

 
  “砰!”  好像有谁进了我的房屋,是什么人...我快速的出了办公室。

 
  王晋和王京...是王晋担心王冀,才过来找他的吗...真好,至少还有人能够替我关心王冀...这样,至少我还能走的放心一些。

 
  望着王京把外套披在王冀身上,然后抱他出门的场景...天知道我有多嫉妒...我多么希望那人是我,能够给予他温暖的人是我该多好,可事到如今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终归还是放不下王冀的我,还是跟着王京的车,与王冀一同去到了北京。

写到这里其实已经不想虐下去了...感觉相当难受,不知道该BE还是HE
其实这两个人真的都超好的,可惜察哥不在了(ಥ_ಥ)
之后还会有京津,鲁豫的戏份
不知道该不该再虐一虐蒙冀...其实蒙冀也萌啊,要不要一起入坑d(ŐдŐ๑)

最后仍然要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如有意见或者有毕竟想要的文章走向还请尽管告诉我~

给各位看文的大大比个心❤️

 

一次来自王家的蜜汁直播


脑洞清奇  可能有虐慎入

人物ooc避雷

带有个人对角色理解

文笔奇差 望包涵

以上OK?

祝食用愉快❤️






  嗨,大家好啊我是王津~大家能看见吗?

  嗯...今天是大年初一的晚上,我们这边已经high的差不多了,开这个直播是为了让大家更加的了解我们的日常(为了让大家看看这群楞头们的作死日常),那么,来一起看看现在的王家客厅吧~

  镜头一

  ...(王京和王蒙一起倒在了沙发上)卧槽(#゚Д゚)王京你在干什么?!不行,淡定淡定,我王津可是尽职尽责的人,我要先完成这次直播...

唉,晋哥,看这里,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哎,小津啊,当然可以啦)

那个...请问你知道王京和王蒙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啊...他们啊,本来我和他们一起喝酒来着,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忽然较起劲来互相给对方灌酒,拦也拦不住)

哎等等,晋哥,王蒙酒量不是很好吗?怎么和王京一起倒下了???

(emm...可以先给我来个马赛克吗?面具也行)

好的(乖巧递面具

(那个啊...这是因为王京给王蒙灌的是白酒,而王蒙怕给王京喝坏灌的是啤酒啊...好了我说完了,溜了溜了)

额...王蒙怕灌坏王京?!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算了不管那两个了,接着看下一个

镜头二

  (王苏靠着王沪坐在一堆酒罐中间)

  嘘——(王沪对着靠近的王津轻轻比了个手势)

  哦哦,我会轻点的,那么沪,请问一下苏姐姐怎么睡着了呢

  哦,这个笨蛋啊,今天忽然发疯,好像多久没见过我一样,不会喝酒还非要拉着我喝,结果就成现在这样了啊

  哦(´-ω-`)好吧,如果这都不算爱...唉我去,苏姐姐扑倒了阿沪

  卧槽,王苏你干嘛,放开我,你可别是借酒装疯啊?!

  苏:沪...我现在很清醒...我想要...(哔——)

  妈耶,已经开始官方消音了吗???我似乎发光啊...还是走吧...(默默爬走

镜头三

(黑吉辽坐在地毯上打扑克)

那个,可以打扰一下不?

辽:哦小津啊,当然啦,来坐哥这儿

好的(乖巧坐下)请问你们在干什么啊~

吉:我们在玩牌啊,谁输了谁去给大哥画胡子。哎小津啊,偷偷告诉你,这把阿黑肯定输。

黑:王吉!你怕不是又皮了?放马来吧,大爷我是不会输的

辽:就是这样,小津要一起吗?

妈耶给大哥画胡子...太可怕了,我就不了,我再去看看别人_(:з」∠)_

黑吉辽:哦 好啊,慢走~

(待王津走远后...)

吉:唉...可惜了,本来今年的扑克是四人玩啊...

黑:...是啊,可惜阿热不在了...

辽:嗯...是...啊...

镜头三

  (王鲁和王秦在下棋)

  唉..豫姐姐,他们这盘棋下了多久了啊...

  小津啊...先坐,他们这盘棋啊,下了很久了...

  啊?很久了吗?

  是啊...很久很久了呢,这石头棋盘可是我千年前的珍藏品呢...

  他们这棋下了千年?等等,哪里不对...

  倒也不是,可也能算是...毕竟这盘棋什么时候完,得他们说了算。

  天那好深奥啊...果然是长者的思维啊...

  不一定哦,给你举个例子吧...嗯,你看看你冀哥哥,多少年了,思维方式一直就没变过...

  冀哥也活了很久了吗?他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啊...

  是啊...他岁数不小了,你知道涿鹿之战吗,那就是你冀哥哥参加的第一次战争了。我还记得当时战争结束后,他就一个人满身是血的跪坐在战场上,注视着着人们遍地的尸体,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发呆..

  当时冀哥应该还很年轻吧...后来呢,冀哥还是没有习惯战争吗?

  是啊...从古至今,他每次战争回来都会把自己关进屋子里,一个人坐上半天...但是他出来后,似乎还是战场上那个无所顾忌的将军...

  秦:唉等等等等,豫你在我面前说别的男人真的好吗...

  豫:啊呀,秦哥哥又吃醋了?

  秦:哼,你的眼里只有你那个弟弟

  豫:呵呵,小津你别理他,这人有毛病

  唉嘿嘿...好尴尬啊...那豫姐姐我先走了啊,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事(忽然很想找到冀哥呢...)

  豫:没关系,想知道更多的话,欢迎随时来找我哦~

  好~豫姐姐再见

镜头四

  (王冀一人坐在庭院里)

冀哥,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呢?

  ......

  啊...是睡着了吗(轻轻回屋取了一条毛毯,给王冀搭上)

  ...嗯?小津你来了吗...抱歉哥哥刚刚有些困了,所以没有发现你

  嗯,没关系啦没关系,话说冀哥,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有些许酒的味道...)

  啊...这个啊...我在等一个人...

  等人?还有人没有到吗?

  是啊,小津,你知道察尔吗?

  察尔?是那个王察吗,我没有见过但是我听说过他,是个很强大的人呢...

  对,就是他。

  可他不是...(不是消失了吗)

  呵呵...小津想听故事吗?

 







  故事未完

  脑洞清奇

  还有未出场的人物

  可能会有写不到的地方 我尽力

  有什么地方历史错误请尽管提出

  下章察冀高能

 
 

 

 




 

论忽视老婆(误)的后果 又名:王京你可长点心吧

文笔差

思维跳跃且混乱

人物ooc注意避雷

新人新作

以上ok?

开始正文

   六个小时了,王津窝在沙发上看着王京沉迷工作已经六个小时了,回想起昨天王京对他信誓旦旦的承诺,王津气就不打一出来。说好一起出去玩呢?!王京你个傻逼,你个智障,你个楞头…对你没弄错就是那个被王冀一手带大,根正苗红并且为人温和的王津爆粗了…王京我真是MMP了哦,此处为王津内心os,对没错这种话小津才说不出口呢。
 
  或许是觉得自己这样太窝囊,王津决定要给王京点颜色看看...“呵呵”王津轻轻的笑了笑后便起身(搞)行(事)动了。
 
  于是三分钟后,王京听到了从卧室传来的‘砰’的一声巨响...
 
  “津你怎么了!”终于发现王津不在了并反应过来噪声是王津发出的这一事的王京立马扔下电脑,顺着噪声奔向卧室。然后...王京看到了跪坐在地上一脸委屈的王津..那小表情看的王京那叫一个心痛虽然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津,你没事吧,快起来地上凉。”

   然而王津却丝毫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就连王京抱也没用,气氛尴尬了三十秒后,王津忽对着王京笑了...“王京你完了” 什么?!还没等王京反应过来,王津就忽然哭着冲他喊道...

“王京你竟然打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啥(#゚Д゚)” 王京很委屈...但王京不说

  “你娶我还不是是因为我这张和冀哥相似的脸啊?!现在我不让你睡了,你就要打我了!!”

  “exm???” 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王京陷入了懵逼中,直到身后传来了王冀略带愤怒的颤音...“京,小津说的...是真的?咱们或许真的应该好好谈谈了...”
 
  王京猛的回头,看到了一脸失望的王冀和一脸怼不死你劳资不算人的王察...
 
  不,冀哥察哥你听我解释啊Σ(っ °Д °;)っ

  于是在王津搞事成功的坏笑中,王京被王冀拉着谈了半天人生,看*着王京一脸生无可恋,王冀终是没忍心按家规处置他...可是王冀不忍心,不代表王察不忍心啊...

  然后王家众人第二天就看到了王察打着“兄夫”的名义和王京过招的场面...还美其名曰说是指导后辈...

   王察没用兵器,毕竟是冀疼爱的弟弟,打死就不好了...但不打重一点又不解气,于是王察出拳一拳比一拳狠......

  王京:mmp我做错什么了...

然后第三天王家众人一天也没有看见王津...什么?知道?王津已经把计划泄露出去了吗...额...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记王津的一次不知成功还是失败搞事...

新人文笔差求包涵

人物ooc很重 私设察哥没有消失

王察:察哈尔(可百度)